消逝在韶光中的市心街上这两幢老屋

消逝在韶光中的市心街上这两幢老屋
两幅“建造前的文明广场一带”的旧相片,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想  日前,看到市新闻传媒中心早年编辑出版的大型画册《嵊州在路上》第25页上有两幅“建造前的文明广场一带”的旧相片,触景生情,勾起了我对往事的阵阵回想……  第一张旧相片:   这幢房子坐落市心街与西后街交叉口的北侧。据比我年长的人说,这幢房子的店号本来叫剡江纸店。也许是换了房主或是店东,也许是店东厌恶了旧社会的磨难日子,对1950年后的新年代、新日子充满了期望,所以,将店号命名为“新年代文具店”。因而,这店号名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回忆中。这家店的地理方位当然很不错,坐西、北朝东、南,但店面不深,从相片上看,明显仅仅二层高楼。  它的对面,也就是市心街与西前街交叉口的南侧,是汪家老四汪正锬开的公正纸店;相隔市心街,与公正纸店相对的是东后街药王庙弄东侧谢家台门谢云朝开的“和记纸店”。谢云朝的兄长名叫谢花朝。他们都曾经是我父亲的小学同学,而谢花朝的次子谢安东则是我小学年代的同学。再由于我生性喜文,从小就爱逛书店、文具店(有的店号虽称纸店,但并不单纯卖纸张,也兼卖簿册文具,仅仅规划巨细、经售的文具种类多少有所不同),有时闲着无事,我便会一家家文具店看过去。因而,我对文具店的形象比较深入。至于书店,待我上学读书明理今后,全城就只一家新华书店。所以,我对嵊县新华书店的搬家开展前史也较清楚。  通过社会主义改造、合作化运动,“新年代文具店”“公正纸店”“和记纸店”……全不见了。而只在南大街南侧呈现了一家占有三间店面的文明用品商店,其间一个营业员就是原公正纸店的老板汪家老四汪正锬。  后来,有人在“新年代文具店”店址开设了一家小吃店。我至今记住,我曾在一天下午,花1分钱在这家小吃店买过一个淡馒头吃。其时觉得很值得,因而至今记住。  上世纪30年代中期,我祖爸爸妈妈他们就居住在这一带。1938年11月,我爸爸妈妈成婚也在这一带。我父亲和叔父均是从这一带走出嵊县的。  1988年8月,退役上一任台湾陆军步卒上校旅长的叔父回嵊省亲,不住设备较好的剡溪宾馆,而挑选设备较次的坐落市心街与西前街的交叉口南侧、当年汪家老四汪正锬开的公正纸店方位的公民旅馆下榻。其原因,用我叔父的原话来说就是:“我是从这儿走出去的。让自己处于旧境之中,睹景思情,以思念往人往事……”他曾对当地当年的街坊老友逐个看望慰劳,并赠以红包……  已故的老教师钱方来与城关中学的创始人之一喻传文的胞弟,当年曾和我叔父同在剡山小学补习班上学。因而,我叔父三度回嵊省亲,钱方来与喻传文均来奉陪叙旧。  第二张旧相片:   这幢房子则坐落市心街与西前街的交叉口的北侧。在我的回忆中,上世纪50年代初,这家店的店号是中法药房(中德药房则在南大街的西段南侧)。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关门大吉了,并且一向关着。直到1958年,国家才在这儿开设春风饭馆。《嵊县城乡建造志》第52页上也清晰记载着:“1958年,在市心街与西前街交叉口新建春风饭馆,为砖木结构三层楼。建筑面积718.42平方米……”这是最有力的依据。  隔西前街,与这幢房子相对的是张震昌纺线针织品店。就因而,当年我母亲在东横街摆摊贩卖的“洋丝线”,无论是白色的、黑色的、青色的……全来自“张震昌”的。每隔一两天,我便要代母亲去那店进货。一来二去,时刻一长,相互就加深了了解。我不只了解了他们那家店的状况,更了解了他们那家店周围的状况:迈过市心街那儿就是东前街的西端。北侧是象吉南货店,一天到晚,生意一向很兴隆的;南侧是通源福文具店。1954年,我去崇仁中学上初中,发现崇仁镇中街也有一家叫“通源福”的文具店。后来知道,两家“通源福”本是一徐姓家开的。仅仅兄长将店开进了城里,弟弟则仍守在崇仁老家……  在那地段市心街的东侧,有一家面向市心街的酒酱店,名曰“同和”。听人说,其意思是“该店出售的酒酱质量同万和相同”。从该店的知名度、生意兴隆程度,与老百姓的口碑来估测,我估量平起平坐。  同和酒酱店对面有一爿油条店,生意也是很不错的。

Leave a Comment